公海赌赌船555000aa|首页

学术交流

你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交流 >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刘跃进先生应邀来院讲学

发布时间:2021-12-14 发稿人: 点击数:

2021125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学部委员、中华文学史料学会会长刘跃进先生做客武汉大学闻一多论坛,文学院师生带来了题为《中国古典文学前沿报告》的精彩讲座。我院尚永亮、陈文新、曹建国、谭新红、钟书林、葛刚岩、王启玮等老师,以及古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聆听了讲座。讲座由曹建国教授主持。

讲座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学术水准的突破、文献整理、理论研究、回归经典、反映现实、古典文学的感召、文化交流的特殊媒介、中华文学的观念建构等个方面展开。讲座内容丰富,精彩纷呈。作为新时期以来古典文学研究的受益者、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刘跃进先生结合自己的学习、工作和研究经历,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古典文学发展、转关、拓疆与深化条分缕析,娓娓道来。

关于学术梯队的建设,先生不仅为听众勾画了古典文学研究学术梯队逐渐壮大,逐步完善的历程,也深深感召鼓舞了在场的年轻学子们。他将学术研究梯队的建设分为五个阶段,即以老一代学者以及十七年培养的大学生改革开放之初、七八、七九级硕士研究生为业务骨干八十年代中后期、恢复高考后的七七、七八、七九级大学本科毕业生登上学术论坛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80年后进入大学的年轻学者为主要学术力量世纪之交新千年前后考入大学的新生代开始在学术界展露头角的现阶段。此外,还有批综合性、专业化的文学研究学会出现也助推了古代文学研究的繁荣与兴盛。

关于学术研究方法,刘先生结合《文选》学、中古时期的北方文学研究等具体事例,从三个方面谈论到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重要突破。一是新材料、新方法的运用,推动了传统课题研究的重大突破;二是不断开拓新的研究领域,比如敦煌文学研究、中古时期北方文学研究、元明清文学研究等,都获得了丰硕的成果;三是文学考古研究,引发了广泛的关注的讨论,而且新世界以来,文学研究视野逐渐拓宽,跨学科、跨专业的综合性研究的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

关于文献整理,刘先生谈到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以来,影印出版古籍丛刊、深度整理重要典籍,成为学术热点之一,一大批总集、别集、工具书、资料汇编等著作系统组织出版,尤其是出土文献与海外文学的回流,为古典文学研究提供了极大便利传统的文献整理有单纯的注释疏通、系统的资料汇总、疏解古籍大意等三种方式,而今天文献整理如何兼顾新材料与学术传统、传统学术是需要注意的地方,避免简单集注,要真正认识、发挥、利用新材料的价值。与此同时,新媒介等也带来一些新的挑战。刘先生以裘锡圭先生主编《长沙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为例,并结合辑存《文选》旧注的经历,对此做了生动的说明,并且谈到自己准确集注杜诗的想法,让每一位在场的听众感受到刘先生饱满的学术热情和不懈的学术追求。

关于文学研究理论研究问题刘跃进先生提出文学史料好比是砖瓦,没有建筑学家的设计,终究不能成为房子。而文学史是一座大厦,不仅需要材料的支撑,还需要整体的设计。因此我们既要有扎实的文献基础,又要不断更新学术观念,两者缺一不可,这样才能推动文学研究事业的进步。在此,刘先生特别提到当下中外学术界比较关注的记忆文化理论、口述历史理论、写本理论等诸多理论问题,并结合当前学术研究的实际对这些理论的价值做了精当的阐释。同时,他强调我们中国人也必须用自己的头脑进行思考,不可过多依赖国外理论,我们要构建中国文学特有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理论创新迫在眉睫,这也是古代文学理论研究的根本方向。

关于当下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现状,刘跃进先生呼吁回归经典。经典的意义就在于它深刻地展示出人类共通的问题,具有永恒行和普遍性,文学是人学,是社会生活的反映,文学经典的最大特色是写出了人所具有的社会属性,超越时空,引起共鸣。因此,我们从事古典文学研究,需要在在经典著作,尤其是马克思的经典著作中汲取营养。为此,我们需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经济因素,中国传统经济生活与文学创作的关系,要逐渐改变过去那种脱离物质生活实际去研究文学的空疏弊端,比如古代文人的收入、家庭环境都是值得考虑的因素。二是时间和空间,文学编年、地理研究、作家精神史研究等,注意将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放到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中加以还原,所得结论切实可据,比如认识历史的对立面;三是阶级与阶层,研究文学,需要社会学的视野,需要注意文学中反映这种阶级和阶层的变化及文学诉求,比如社会底层写作、民间文学等都值得注意。在这一基础上,刘先生希望中国文学研究者应具备这两种素质,一是守正创新,在努力在继承前人优秀成果的基础上,结合新的历史条件给予不断地发展和创新。二是反映现实、观照现实,要力使学术研究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回答现实问题,具备深刻的人民性和现实感,真正发挥出启迪民心、凝聚力量的作用。

展望未来的中国文学研究,刘跃进先生提到建构中华文学观念整体性思路。新世纪以来,学术界从正反两个方面总结经验,也认识到了学术研究没有国界、学术方法不问东西、研究对象不分古今。对西方,我们开始是仰望、是模仿,到今天,我们可以主动设置议题,平等对话,也促使我们产生中华文学理念的宏观思考。他特别提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与民间文学研究所合编的《中国文学通史》首次将古代、现代、当代文学以及多民族文学放在一起加以考察,初步实现了很多学者希望看到文学史古今打通,多种文体打通的“三通”局面。中华文学不仅仅是横向意义上的中华多民族的简单整合,也不仅仅是中国大陆、台港澳文学和海外华文文学,更重要的是,“中华文学”是建立在大中华文学史观基础上相对独立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既是现实的时间问题,也是深邃的理论问题。未来,中华文学研究应该延展到更为深广的时空中去,展现出绚烂的发展前景。

刘跃进先生早年毕业于杭州大学,师从学术大师姜亮夫先生,后来又在社科院跟随曹道行先生问学,打下了坚实的文献基础。参加工作后,除短时期任教于清华大学,一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工作,学术研究贯通古今,关注现实需求,始终处于学术研究的前沿。今天的讲座也是他长期关注思考的问题,讲座不仅学术视野的广度,更有学术思想的深度、学术站位的高度和学术担当与学术热情的温度。整个讲座持续了将近2个小时,刘跃进先生始终保持饱满的热情,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比如他谈到了王国维先生、鲁迅先生、陈寅恪先生,也谈到了和他有过学术交集的姜亮夫先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提出了“龙图腾”、叶嘉莹先生的“书生报国成何计,难忘诗骚李杜魂”,谈到了前辈学者的学术追求与使命担当,以及对自己的深刻影响,也谈到了他对未来学术研究的殷切希望,使每一位在场聆听到都既感且佩,获益匪浅。

讲座结束后,尚永亮老师、陈文新老师以及曹建国老师做了总结。尚老师特别提到为学三难,淹博难,识断难,精审难。中国文学博大精深,刘老师从中到西,从古到今,随手拈来,为己驱使,可谓淹博;刘老师向我们传授了如何在纷纭的史实中如何进行判断,可谓明于识断;刘老师的《门阀士族与永明文学》和相关先秦著作,精益求精,可谓精审。陈文新老师认为刘老师的讲座我们树立了一个境界,是我们为之努力的方向。刘老师介绍的具体方法,对我们很有用,希望学生下去进行琢磨并能真正从中获益曹建国老师总结刘老师的讲座高屋建瓴、视野通,有深度,有高度,有温度,并代表广大学生感谢刘老师的讲座。


上一篇:卢烈红教授、萧红教授、李广宽副教授参加“第十四届汉文佛典语言学国际学术研讨会” 下一篇:复旦大学中文系陈振宇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座
版权所有 ? 公海赌赌船555000aa|首页 地址:武汉市珞珈山 邮编:430072 鄂ICP备0000000
Powered by JL-TECH
教师专区登录

规章制度检索 请输入教师学工号

Baidu
sogou